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4 Reads)
戀愛時,天真的女子常常會問對方:你愛我有多遠? 你愛我有多遠?這一個愛的長度,能說得清楚嗎?是你能說得清楚,還是我能說得清楚?恐怕都不能給彼此一個可意的答案。原來愛的長度計算起來真的是一道難題。 你愛我到底有多遠? 相愛時本來就愛得一塌糊塗,已是沒有多餘的腦子用來費思量。“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如此豁達的愛,你能做到,我能做到,TA、TA們能做到嗎?在愛的迷途中,誰不是守著當初的誓言,跌跌撞撞一路走過的。一旦愛了,我們便學會了貪婪和虛偽。我們開始以諾言為準繩,要求彼此太多,約束彼此太多,“約法三章”、甚至恨不得動用“三綱五常”。本來沒有愛上的時候,我們都是豁達大方之人,豈料愛了之後,我們的目光短淺了,心胸狹窄了,度量也大打折扣了。 愛你愛到竟然能變質。愛讓人自私了,這個時候你若再問我“你愛我有多遠?”我還會死守著那個美麗的誓言告訴你——與天齊,同地久。那你呢,不也會像我一樣擲地有聲地回應著——天長地久嗎? 我們愛著,只管盡情受用。不會去想有朝一日痛苦的擔當,好像世界上只有快樂這一種東西。戀愛時彼此懷揣著種種美好的希望和幻想,自以為一棵開滿鮮花的大樹自然會結出豐碩的愛的果實。 感情真是一個矛盾體。 請你相信我的這個論斷:在你的情感長河中,能夠唯一令你痛苦的人,恰恰是當初令你快樂的那個人;而最能給你快樂的人,在未來的日子裡又多半會令你最痛苦。 天啊,真夠複雜的。我們在盡情享受著TA的愛,牽手相擁、繾綣纏綿,而與此同時有誰會想到未來的某一天我們給彼此帶來的痛苦竟會毫不留情地將今天的快樂取而代之呢? 真是說不清楚了。曾經那麼快樂,那麼相愛,到頭來也會分道揚鑣,井水不犯河水;曾經海誓山盟,信誓旦旦,到頭來一直以為最堅固的愛的堡壘還不是不堪一擊。我們的愛不過爾爾,被時間瓜分得七零八落,終成滄海桑田,任風煙干化。 有誰願意相信,快樂竟然成了痛苦的根源。我們在享受愛情快樂的時候,很多時候已然種了一棵痛苦的種子,只是時機還未到,痛苦才沒有開花結果罷了。我們不願意去想信,也不想花時間浪費於此。 不知從何時開始喜歡用“緣分”來思考解決問題了。不是嗎,很多你絞盡腦汁都搞不清楚的事情,派上“緣分”來化解,便柳暗花明茅塞頓開了。世間萬物,與緣都脫不了干係。緣起萬物生,緣滅,萬物盡。你我的感情,自然也便因這由頭來去自由了。 明白了這個道理,你還會執著於“你愛我有多遠”的困苦和迷惑嗎? “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這個倒很受用。 我真的不能告訴你我愛你到底有多久,因為我無法測量我愛你的長度。我多麼愛你啊,我打心眼兒裡希望我對你的愛如萬年長,可是我們的生命是有限的,更為遺憾的是,我愛你不一定如你生命一樣長。我唯一勇敢確定的是:我愛你——愛你同我生命一樣長。 這樣愛你,夠不夠?如果不夠,我會努力珍惜自己,延長生命。延長生命,不是為了自己,只是為了愛你更久遠。 坦白說:愛你一萬年太難,惟有只爭朝夕罷了!你可願意?

| 4 April, 2013 | 一般 | (2 Reads)
我靜靜站在窗前,聽著歌聲的漸飄漸遠,看著春天的夜,窗外是一個陌生的地點。彷彿這一天也成了一段陌生的時間。 我常常忘了時間,因為追尋的迷亂。沉睡是暫時的吧,畢竟現實不是有夢的天下,然而人也總是有夢的情癡,寧願忘記身處何時何地,如若可以,去親吻耳邊的流雲,去追南下的秋雁,去拯救暮春的殘花。即使青春風吹雲散,什麼也留不下。 我的這些在混沌之中遊走的日子。那些怠慢的時光,只恐忘記的太慢。有時還是清冷的夜抬頭看看月光,沒有枝影搖曳更顯的天的滄闊。月亮冰涼清澀的照於世間,等有一個人指給我看。心願,久未說出口就成了信仰。習慣了緘口沉默,習慣了慇勤的探看。 有時候的遇見,就像隔了一道鴻溝,但又像是明明就在眼前。好似午後的溫暖,陽光來自烏雲的高天,偏能在窗前不期的遇見。 遇見了又怎樣呢?轉角的愛情。容易想到想像中美麗的故事,但總是開始的太過突兀,所以還是常常笑,那些沉溺於溫暖之中的結局,都是自作庸擾的孤獨。現實中仍然一片虛無。 沒有負擔,追尋也是成了一種負擔,你看現實的苦難,怎樣讓人的心靈高揚不下,看它在我心裡怎樣漫步、奔跑、甚至暈眩與倒下。又看它怎麼將我托起,疲於奔命,苦樂交加。早已寫就的信箋,早就熟悉的改變,不是時間與空間的距離,不是身體與靈魂的疼痛。遇見了,我便一時忘了如何開口,只好等著你說再見。 等你尋緣,等你勇敢。命運有時便與幸福失之擦肩。 古來才命兩相妨,如若愛上了這文字裡的風韻,就須用心忘了一切的紛擾。所以既嫌自己放不下的期 盼,留戀風塵;又有些害怕,害怕自己學會冷漠的眼神,是怎麼在世界上踽踽獨行。這就是苦痛:如若沒有期盼就沒有失落。這就是自己給的命運:強自刻畫,難以達聽。寫到無話可說,只用自己的生命之流附上的火熱。連自己都不能心口如一的人怎麼讓人懂,只有在文字裡說與你聽,你若懂得,便是知音。 寫到夜闌人靜,窗外是一盞不知疲倦的昏黃的路燈。還有西斜的朦朧的月,像一段隱瞞的心事,隔絕人的視線。今夜應是月圓之夜,月卻在陰雲背後獨自清冷的嬋娟。突然想到“青女素娥俱耐冷”的詩句,想到羅衣舞袖,想到春露如冰。一時怎麼溫暖。 我的心你不懂還是你不說。有心事的人才情願失眠。累了不想睡,只能獨自享受似傷非傷的感覺。看著過了零點,日期跳轉。凌晨,約定天明,一起等待春暖。

| 14 July, 2012 | 一般 | (3 Reads)
 各行各業搞達標,   農民身上掏一掏;   各行各業要改革,   農民身上割一割。

| 8 June, 2012 | 一般 | (4 Reads)
渴望 曾經,我是那麼的渴望 在你溫暖的懷中 卸下一身的憂傷 曾經,我是那麼的渴望 有你陪我 走在開滿鮮花的小路上 曾經,我是那麼的渴望 和你坐在月光下 一起數滿天的星斗 而如今,我最渴望的卻是 能夠偽裝出一份堅強 把悲傷隱藏在笑顏之下 深深的、深深的 把你埋藏在心底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我們相約著看草原去。 那是夏天草原最美的季節,那個極好的旅遊季節極好的機會極好的興致,誘發了我們以往曾經有過的所有模糊或清晰的慾望——看草原去。 我們想看的是這樣的草原。它熱情奔放,時時積蓄著力又時時揮霍著力,它浩瀚博大,美麗溫柔而又充滿陽剛。是能給無數狹隘的心胸枯竭的生命以新的滋潤的草原。 我們想看的是這樣的草原,它坦蕩豪放,一切生命的本質都在它坦然的行進中被還原被釋放,是能在別人的詛咒和讚美聲中,仍一如既往地開放著燦爛著無數啟示的草原。 我們選中的是草原上的一個典型——希拉穆仁。那是一個連接草原和沙漠,連接著生命和死亡的地方。在這樣的季節裡,我們設想著那裡該有的景色:遼闊的原野,湛藍的天空,漂浮的白雲,奔跑的羊群,還有就是沙啞的馬頭琴,在敖包前舞蹈的蒙古族少女……那該是何等壯觀和美麗的景象。 我們踏上草原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四點。夏日的陽光正努力地從敖包的屋簷向牆根移動。兩條牧羊犬舒心地趴在主人的屋前,伸出它那紅紅的舌頭。走進草原,一種介乎恬靜與疏懶之間的氣息便濃濃地湧來。遼闊的草原上到處透著青草的香味,遠處一二個的蒙古族同胞,戴著遮陽帽悠閒地在漫步,他們看養的羊就像是天邊的一朵朵雲,幾個蒙古族婦女正在擠奶,旁邊有幾個小孩在追逐嬉戲,看見我們後,立刻露出好奇而又羞澀的目光。不可思議的和諧,不可思議的寧靜,就連走在他們跟前也沒有那個預料中的喧嘩。 我們走進了草原。我們帶著熱切的期望又經過了長途跋涉後終於走進了草原。那一直縈繞在我們心中的草原呢?那想像中的熱鬧場面呢?遼闊的原野上,草灘有些起伏地一路鋪開去,悠閒的羊群,悠閒的牧羊人,悠閒的婦女和孩子們,一幅非常形象常被用來渲染歌舞昇平的畫面,就這樣平靜地依次進入我們的視野。 也許,事物的本來面目就該這樣。猶如草原。狂放豪爽是它的個性,和平寧靜也是它的個性,在不同的條件下它會表現出不同的形態,而這所有的形態都是真實,都是客觀存在,都該成為我們認識它的依據,關鍵看你怎麼去看待它。 也許,事情發展的結果就該是這樣的。你需要感受蒼涼,感受力量,感受那種宏大的氣勢,於是你千里迢迢的來到這裡。可是現在,卻只能悠閒地坐在草灘上,把雙腳插進開著小黃花的草叢中,聽羊咩咩的叫聲,看遠處夕陽在山。 也許,宇宙的程式就是這樣,當你非常自信地以為願望的實現十分容易,但在現實面前,你常被弄得目瞪口呆,你還以為這只是草原給你開了一個玩笑,卻不知在那廣袤的宇宙中還有比這更神秘的東西在操縱著一切,日月星辰,陰陽盛衰,都不過是走在它們自己的軌道上,遵循某個更有權威的大規律罷了。為此,你暗暗心驚。 其實不管你怎麼看,也不管你怎麼想,你總是有所獲吧,草原的遼闊會給你一種天下小的感覺吧,還有那份寧靜不也是你一直追求的麼? 文章來源:菡月養生保健堂 |章金萊(六小齡童)部落格 | 實創裝飾|實創家居裝飾 |Dave Copeland | 創意無限度 品牌加速度 |李雪琴·童心園的部落格 | 【開運銀行】邵傳人的BLOG |程乃珊的藍屋部落格 | Campaign Journal |楊鳳池的部落格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7 Reads)
四月的心情,將春天一網打盡。芳菲的氤氳,散發著生命的勃勃生機,從自然中來,到欣然中去,繽紛隨處燦爛。不經意地撞入,是柳暗花明的轉折,在杏花雨過的飄零之後,朗朗乾坤裡充沛著陽光不銹的喜悅。 草長鶯飛的季節,著一襲桃紅柳綠的衣衫款款走近,搖曳生姿著把明媚灑滿大地。 魚梁洲上,牡丹和櫻花正艷,暖風熏得遊人醉。沿江繞行,一邊是碧波粼粼,一邊是麥浪滾滾,浩蕩長風掠過了曠野,嘶鳴如馬駒奔騰的歡暢;白浪逐灘,煙波浩渺,遠山近水的錯落,從視野的盆景裡寥闊開去,是極目楚天舒的清逸曠達。 安享於斯,放一縷悠思,離了魂魄,寄扶搖直上的風箏於瓦藍瓦藍的天幕,目光追隨,在無限高遠的空曠裡自由飛翔。遠眺鶴舞白沙,銜一朵悠遊的雲,把巢安上江渚,離離的清淡自有卓爾不群的愜意。 那幾日清明雨上,燕子低飛,冷暖交匯中天氣變得風雲莫測。應了氣候,山野亦多了奇趣,前日還桃面春風,次日就梨花帶雨,空氣中醞釀著植物漿汁萌動與地氣升騰混合的溫潤。 五朵山盛開如蓮,清新縹緲,安然聆聽著人們親近的足音。七十度仰角往上的陡峭,把天空逼仄得略顯陰暗,卻興起我們攀登的勇氣。稍有動彈,肥沃鬆散的山土就泥石流般滾滾而下,勇士們依然矯健似猿,攀著樹木行滯有序,漸漸把艱險留在了身後。終於,山高人為峰,五嶺蕩盡清絕,雲莽天蒼,氣象萬千;群山逶迤含煙,川脈井然,丘巖磊碩。稍事盤桓,下山如若空降,輾轉騰挪一蹴而就。回程路上,清明終於化作絲絲雨潤的淡綠,浸染了滿山秀色,也青蔥了踏春而來的心。 穿過油菜花金黃遍野的燦爛,繞過田園詩般含著柳煙的村莊,漢江堤岸橫亙著一脈淺山,白馬洞就隱匿其中。石灰岩融開的洞庭並不深遠,僅三間房大小,門楣一梁斜弋旁出,宛若象鼻。門庭雖小,透視則遠含天地,近澤長河,別有一番情趣。 長壽島叢林縱深,沿著江岸傾斜,不知不覺就入了島上。走在鄉間小路上,白楊的嫩葉綠得發亮,青草葺葺,野花爛漫。途中解救了一隻粘網上的貓頭鷹,放歸自然。碧水河邊,躺在潔淨的沙灘上,嗅著江水送來的清新,沐浴陽光的溫暖,聽小風吹奏一支搖籃曲,安閒小憩。褪了鞋襪,任野草和沙粒漫過腳趾,酥酥的觸感悅動神經。自如靜好的歲月,果真是一寸光陰一寸金。 冷水河緩緩從南漳山裡淌出來,一路歡歌,叮咚了千古詩篇。山峰夾道,狹谷幽深。傍著山石,掬一捧清泉洗心塵,讓清澈碧綠的潭水浸潤得心境也慢慢清幽。沿著河灘,碩石磊磊,提著步步為營的謹慎,涉水而過,去看彼岸花開。鳶尾紫藍成片,迎風招展,紫籐和薔薇間或從山崖低垂下來,勾挑著柔曼枝條伸向水邊。香風成陣,不捨離棄,此刻陽光和水漫過的生命,定會在流年裡記憶開花。 踩著石頭一路跳躍,索興挽了褲腳換了拖鞋趟水而過,潑水節一樣的笑鬧中,打濕的快樂沉甸甸地更有質感。空氣和水一樣澄澈,擁抱自然,撫摸著那些水落石出從時光深處曾經風化與巖化沉澱下來的巋然,於滄桑河畔,看歷史打馬而過。唯有當下,才察覺自己清晰地活著。 穿過油畫一樣的色彩,岸上的陳家老屋安祥而古老,干打壘築就的歷史夾縫裡,我們也曾經來過。陌上人家座落在菜花與麥田之上,零落散漫,安若天上人間,惹人不勝嚮往。川流不息的河道繼續源遠流長,可惜時間有限,來不及行至水窮坐看雲起。溯源回望,雖然光陰已銹上了容顏,卻帶不走步伐對自然的執著,輪迴裡不懈的守候終於又見春風染綠。 谷雨已至,子規聲啼,油桐紛飛,也許又快到了雨季。季節的律動此消彼長,暗自嫣然,若能隨時隨處邂逅美麗,把歡快的心情躍然紙上,生活必將異彩紛呈。 群處或獨居,喧鬧中鼎沸,靜默中安然,始終把單獨著的思緒融洽於環境,以誠實面對存在,讓心靈自動屏蔽陰暗,隨時聽取自我生命花開的聲音,一個人的浪漫,終會浩瀚而深邃,漸漸璨若星空。 文章來源:生 涯  |查查客拉博 | 狐狸今天你愉快嗎 |空姐的美麗夢想 | 藝術,還是生活?! |SHAWN ROLLING熊汝霖 | Opinion Journal Best of the Web |Transit Blog | 趙國君的BLOG |Liblog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一:約定   『我願做你的新娘』在第五十張錢上寫完了這句話後,我笑了笑。   這是我和飄的一個約定。我有一百張新錢,兩角一張的。我對飄說讓我們分別在五十張錢上寫上一句話,然後不管用什麼方式用掉。我答應飄如果有一天他能找回其中的三張,我就會成為他的新娘。飄笑了笑。   於是我們就用這些毛票去買熱狗,打電動,折成紙飛機到處放飛,甚至叫了五個朋友請他們去上廁所。。。。。。當我們看見一個小男孩把我們扔在地上最後的一張錢拾起來的時候,我們相互看了看,挽著手笑了。   一年後   「晚上我來接你。」飄的眼裡些許不捨。   「校門口見!」說完我走了,眼皮不知怎麼跳了一下。   二:衝動   自習,無聊的自習。   『煩啊煩,怎麼還不下課。』我坐立不安。從包裡拿出飄送給我的一塊玉,猜想著今晚他會給我一個什麼樣的驚喜。   「在幹什麼?」老師像一個儈子手般衝了過來。   在老師手和我手離開的一瞬間,「鐺。。。。。。」   沉默。。。。。。   我知道那是玉掉在地上的聲音。   我的右眼又跳了一下。   「把它揀起來扔了!」老師的眼睛像一把刀。   「你去死!」不知哪來的勇氣,我拚命的推開了『儈子手』。   『儈子手』倒在了地上。我衝出了教室。   我不想死在儈子手的刀下。   三:汽車?   快到校門,看見遠處一個戴白帽子的男孩站在那裡,心裡一塊石頭也算落地了。   近了,近了,「怎麼?是你?飄還沒來呀?他人呢?」那不是飄,是洲。一個和飄有著同樣帽子的男孩,飄的朋友。   「他。。他。。他叫我把這個禮物給你,還說祝你情人節快樂。」   我看著洲,知道他的眼神下隱藏著什麼。   「告訴我!」今晚我第二次推了人,發瘋似的。   我知道什麼事情會發生的。   「飄。。他。。汽車。。。。。。飄在手術室,聽醫生說很。。。」洲從地上站了起來,斷斷續續的卻沒有說完。   「帶我去!」拉著洲的手,我拚命的跑進了醫院。   一樓,二樓,三樓。洲說飄在四樓。   我卻覺得樓梯漫長的像一條通往另外一個世界的不歸路。。。。。。   四樓。手術室三個大字在我眼裡像是鮮血一樣刺眼。   我衝了進去。   空蕩蕩的房間,一個人也沒有。只有寒風敲打玻璃的聲響。   「飄呢?」我吼到。   沒有人理我。洲不見了,門突然也關了,燈也熄了。第一次我感到如此的無助。抱著腦袋,用力的搖晃著。想發洩什麼,卻明顯的蒼白無力。。。。。。   四:我知道了滿足的涵義   空氣寂靜的勝過半夜的深山。   「啊!」在我叫出『啊』的同時,燈亮了,門開了,洲也不知什麼時候出來了,坐在門邊的椅子上,手上多了一把吉他。   門外,緩緩走來一個身影,手裡拿著一束鮮花,像要滴水。近了,進來了,站在門口了。熟悉的風衣,獨特的姿勢,像演第一次親密接觸裡的陳小春。   對,那是飄。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6 Reads)
引言:   公司接待了一個咨詢客戶,一位28歲的女市場總監。她光鮮的外表和「市場總監」的職位,讓公司的小年輕們實在不理解,她會有什麼樣的職業困惑呢?無奈,礙於公司規定,我們不能打聽客戶的情況,只知道她的問題是和跳槽有關。   眾所周知,28歲女性跳槽要考慮很多的問題,坊間盛傳28歲是職業女性的尷尬年齡的說法。於是,我們邀請白玲老師就28女性跳槽話題,談了一些她的觀點——   28女人,跳槽有三個難點:   難點一、改變了家庭的生活狀態,跳槽心理負擔過重。   李女士,孩子已經2歲了,她說孩子大一些,她應該好好琢磨一下自己的事業發展了,前些年,一直是以家庭為重的,本以為這樣就可以擁有自己的新生活了,但是真的跳槽之後,先生就開始抱怨說她應該找一份輕鬆的工作,應該兼顧家庭,她自己也覺得這麼一忙也是打亂了原來的家庭氣氛和秩序,工作感覺也很累。   難點二、年齡危機使得選擇難度加大,跳槽決策顧慮重重。   如果說畢業時的自己還是「衝勁十足」的「毛丫頭」,而成了「28歲的女士」之後明顯感覺到社會給自己的機會少了,而未來的道路變得窄了,抉擇比原來困難了。珍女士,市場策劃經理,從國外讀書回來,發現挺難找工作的,對方挑自己,自己也變得挑剔起來,經營產品不好的不做,老闆不好的不做,企業文化和自己不適應的不做,常常感覺步履沉重,遲疑不前,結果找了7個月的工作還是沒有結果。   難點三、角色轉變是跳槽的一個動力,也是一個障礙,跳槽是一場「和自己的鬥爭」。   茹女士,一直是一個總經理助理的角色,但是新的職位是小企業的總經理,當她面對「跳槽」這個字眼的時候,她突然非常恐懼,因為在外人眼中,她是個女強人,幹練果斷,可是在她的心裡,似乎永遠在追隨著什麼,成為高層管理人,她知道得到什麼,也知道失去什麼,她難以平衡「得」與「失」。   解決難點的思路:   其實,儘管女性跳槽難點不少,但只要把握一些關鍵的思路就可以讓跳槽的道路走得順利一些。跳槽,不要問「我要什麼」,而要問「我能夠失去什麼」   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人的心理有一個特點「厭惡損失」,人們很難失去曾經擁有的悠閒、待遇、尊重、成就等等,很多人都因為「要」而跳槽,但是真正影響你的心理感受的不是要到了什麼,而是失去了什麼,所以你只要把你能夠承受的最大損失想清楚,跳槽就不難進行了。n 跳槽,不要把前面的單位當成「歸宿」,而要把它當成一個「站點」   這是職場上的規則,沒有可以長期呆下去的單位,沒有長期合作的老闆,變化、更新是職場的主旋律,所以,跳槽的決策主要是要考察下一個單位是不是有助於自己的提高,這種提高可能是知識上的、經驗上的、能力上的,也可能是心理上的、人際關係上的。每一個「站點」都是為了下一步更好的發展做準備。n    跳槽,不要過於在乎年齡,而要在乎機會   很多女性跳槽是因為「年齡大了,再不跳槽就來不及了」,但是就跳槽而言,更加重要的是機會本身,要考慮這個機會是不是很有風險,是不是適合自己,是不是可以把握,是不是可以持續發展,如果真是一個不錯的機會,就要大膽地接受,如果沒有把握,就不要輕舉妄動。n   跳槽,短期不要把家庭看得過重,長期是為了家庭的幸福女性跳槽的特點是,短期會打破很多平衡狀態,但是長期而言,在自我發展的同時能夠提高家庭生活質量。所以,跳槽,想選擇能夠給未來家庭帶來幸福的工作,在跳槽前後的時間裡,要忍耐生活中的忙亂、失衡、抱怨,爭取先生的理解和支持,或者請外援幫助自己。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青蛙、蟾蜍、娃娃魚等都是兩棲動物,兩棲動物能生活在江河湖邊,生活在溪水池塘之中。全世界的兩棲動物大約有3000種,分佈也比較廣泛。不過,令人奇怪的是,海洋中卻從來見不到兩棲動物的蹤跡。這究竟是什麼原因呢?   我們知道,海水是鹹的,含有大量的鹽分。而現代兩棲動物的身體被覆著裸露的皮膚,體內細胞與外部環境容易直接接觸。兩棲動物體內的液體和血液裡的鹽分,比起海水裡所含鹽的濃度要低得多,如果兩棲動物一旦進入高濃度的海水裡,體內的水分就會大量朝外滲出,導致失水過多而死亡。科學家們在研究中發現,一般在含有1%鹽分的水域裡,兩棲動物就無法長期生存;在含鹽濃度超過1%的水域中,兩棲動物很快就會死去。現在的海水的含鹽濃度一般都達到2%以上,有的甚至高達4.2%,因此,絕大多數兩棲動物是不能犧居於海洋中的。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